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513、華夏武運

作者:亂世狂刀更新時間:
    


    這張弓的獨特之處,并不在于它有多強大。

    而是在在于,弓身上,有李牧熟悉的氣息。

    一種和昔日王詩雨借來的魔刀氣息極為相似的氣息。

    準確的說,是丁浩的氣息。

    不止如此,老嫗的身上,還有一種浩蕩磅礴的精神能量,一種極為精純的浩然正氣,無形但卻存在,與這碧綠色的長弓,相互激蕩作用。

    “長者手中之弓,為何名?”

    李牧松開掌心,靛藍色的弓箭,自動倒飛回去,落在了老嫗的手中。

    “浩然誅邪弓。乃是老婆子自己取的名字。”

    老嫗握住長箭,松了一口氣。

    “哦,敢問此弓由何而來?”

    李牧又問道。

    老嫗道:“是昔日友人所贈。”

    李牧心中一動,繼續追問道:“不知道長者的這位有人,是何模樣?”

    軍裝老嫗心中奇怪,這魔頭原本殺氣騰騰,要將龍組滅掉,怎么現在突然轉了興趣,對自己手中的弓這么感興趣。

    但她和那位友人,都是做事光明磊落之人,事無不可對人言。

    “我最后一次見他的時候,已經是六十多年之前了。”

    軍裝老嫗道:“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是少年,最后一次見他的時候,他就是少年,刀劍雙絕,溫潤如玉,仿佛是神話傳說之中的人物,他曾與我渡赤水,也曾獻身于雪山,也曾出現在草地在那段二萬五千里的征途中,他偶然現身,總會帶來希望,仿佛是一尊神明,庇佑過無數人”

    她說話的時候,仿佛是陷入到了那一段已經逝去的故事光陰里。

    她那蒼老的臉上,隱隱綻放出微笑,和一種與青春有關的明媚光華。

    一種只屬于熱戀之人才會有的璀璨眼神,在老人的眸子里閃過。

    看來,曾經有過一段故事。

    李牧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老人描述中的人,有點兒像是刀劍神皇丁浩。

    但按照李牧之前的推斷,從仙古巨門之中,來到地球這個仙古戰場,應該是轉生到上一世的出聲節點,按照昔日老神棍的隱晦描述,丁浩也應該是地球上的八零九零后這一代,可老人的描述里,丁浩卻出生在了最少百年前,在紅軍那段驚世壯舉之中,曾經現身過,還出手幫助過。

    時間上,不太對的上。

    難道是丁浩也掌握了時間的力量,從現代倒溯回到了那段歲月,去解除華夏民族歷史上那段最艱苦歲月之中仁人志士的苦難?

    不管怎么說,老人描述中的那個人,是丁浩。

    這一點不會錯的。

    弓上的氣息,說明了一切。

    “長者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請回吧。”

    李牧很客氣地道。

    這老人是不但與丁浩有舊,而且還經歷了那段波瀾壯闊的革命歲月,怪不得身上,有一種令李牧也為之側目的浩然正氣。

    有這種氣,說明老人一身,行事光明磊落,是真正的偉人。

    這種人,就算是沒有丁浩的因素,李牧也不能與之為敵。

    “仙人莫非與我那位故人也認識?”

    老人問道。

    李牧道:“神交已久,素未蒙面。”

    老人道:“原來如此,今日,老婆子想請仙人,放過龍組,還請仙人能夠賣老婆子和那位故人一個面子。”

    李牧知道老人必定會有這樣一說。

    他道:“長者可知道,龍組做了什么事情?”

    “這老婆子坐鎮機要之地,已經很少過問三大機構的事情了。”

    老人猶豫了一下,坦然道:“若是龍組有過錯之處,等待政府查明,絕度不會姑息,我希望,可以用法律和規則,來解決這件事情,以免造成更大的混亂。”

    李牧道:“如果我不答應呢?”

    老人笑了一聲,道:“瓦罐難免井口破,大將終究陣前亡。”

    意思表達的淋漓盡致。

    并不退讓。

    李牧笑了起來:“我敬你是華夏英豪,真正的民族英雄,所以不可能為難你,但你想要攔我,卻是不可能的。”

    說著,他屈指一彈。

    咻!

    一道刀芒,劃破虛空,直斬龍爪。

    “不,張前輩救我啊”

    龍爪心神俱裂地大喊。

    因為劇烈的恐懼,那張曾經不將受傷戰士、陸真一等人放在眼里的高傲面孔,扭曲如鬼。

    咻!

    同一時間,早就有提防的軍裝老人也開弓。

    銀色弓弦一震。

    靛藍色的箭矢,再度射出。

    射向那李牧發出的刀芒。

    砰。

    在刀芒擊中龍爪之前,箭矢不偏不倚地命中。

    軍裝老人的箭術,已經是技近乎于道的程度。

    她這一生,不知道開弓多少次。

    近五十年以來,箭術已經出神入化,單反出箭,無有不中。

    但這一次

    嘭地悶響聲之中,靛藍色長箭爆裂炸開,化作一蓬藍色煙塵。

    刀芒卻是直接斬中了龍爪。

    一閃。

    龍爪的頭顱,斬落地面。

    接著,刀芒凝而不散,畫弧掠過虛空。

    咻咻咻。

    又有近百個龍組的強者,直接被這一縷刀芒斬過,紛紛仆倒在地。

    整個過程,在電光石火之間發生。

    等到眾人反應過來,那一抹刀芒,已經重新回到了李牧的掌心里,隱去不見。

    “你”

    軍裝老人阻攔已經來不及,頓時臉上浮現出大怒之色。

    這位老人一怒,在國內,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顫栗不安,驚恐萬分。

    但李牧的表情,卻很淡然。

    “我已經給過龍組很多次機會了,他們自己不知道珍惜,一錯再錯,我曾一怒之下,仙人伏尸百萬,流血漂櫓,刀芒過處,萬千劍仙盡低頭,龍組卻以為凡人皆可欺,這一次不給他們一個教訓,華夏三大機構的尾巴,以后不知道翹到什么程度”

    他淡然地道:“如今,靈氣復蘇,大世降臨,不同以往,不知道有多少能人異士,不知道有多少豪杰天驕,不知道有多少耆宿巨擘,紛紛現身,非人間秘境的大能,也會降臨人間,龍蛇起陸,強者爭雄,如果三大機構,都還像是龍組這樣驕橫霸道行事,遲早都會為華夏招來滅頂之災,我今日將其斬除,是為了華夏掃除禍害。”

    李牧說完,看著老人。

    他問心無愧。

    龍爪該死。

    那一百多名龍組高手,也該死。

    李牧天眼一開,可斷善惡。

    這龍組基地之中,無數人業力纏身,身負罪孽,李牧早就看到了。

    這些人,必定是殺孽滿身。

    而且這種孽,不是武者爭雄的殺孽。

    而是屠戮無辜,陰謀算計無辜之人的孽。

    可見這龍組已經從內部腐爛了。

    已經快要爛透了。

    李牧沒工夫去做那種治大國如烹小鮮的水磨工夫。

    他直接快刀斬亂麻,將這些人統統斬殺抹除。

    實際上,反而是給了龍組、給了特殊人士管理局一個重組龍組,并且借此機會,整頓三大機構,于大爭亂世到來之前,重塑華夏武魂的機會。

    但這些,軍裝老人以及周圍暗中觀看的諸多武者,卻不知道。

    李牧在眾人眼皮子底下,屠戮同胞的畫面,讓他們震撼。

    也讓他們憤怒。

    “和這個魔頭拼了。”

    “此魔不配為華夏人。”

    “哈哈哈,男兒何須惜此身,定教魔血染青天,今日,舍身誅魔。”

    周圍觀戰的無數武道強者,一下子都沖了出來。

    憤怒,在所有華夏武者、異能者的心中燃燒。

    那軍裝老人,臉上也浮現出了極度震怒之色。

    “魔頭,今日就算是拼上華夏百年武運,也絕對不能讓這喪心病狂的屠夫,離開這里。”

    她渾身氣機震蕩,軍服鼓了起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真元光色,以那瘦小的身軀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輻射。

    一個兩個

    十個二十

    一百兩百!

    赤霞山莊周圍,一個個的華夏古武者、異能者,全部都現身,朝著李牧圍了過來。

    “犯我華夏者,雖強必誅。”

    軍裝老人一字一句地道。

    她渾身翻滾著強大的氣息,仿佛是重現了昔日革命歲月時,那種與強大敵人戰斗時,哪怕不低也不惜玉石俱焚的大無畏氣息,驟然迸發了出來。

    李牧的表情,并未有任何的動容。

    他在心里,為這些華夏武者的選擇和舉動,而感到高興。

    這么多年過去了,享受和平日久,但這些根植在武人心中的精神和熱血,并未退卻多少。

    尤其是那些原本心懷畏懼,躲在赤霞山莊數千米之外的各方強者,能夠在這個時候,不顧一切地地沖出來,哪怕是明知道此一戰極有可能殞身的情況下,依舊要奮力一擊的熱血舉動,令李牧感到無比的欣慰。

    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李牧苦苦修煉,不就是為了延續著這一口精神氣,不就是為了保護這種人嗎?

    鐵甲依然在。

    武魂不曾散。

    唯一可惜的是,今日的自己,卻成為了大反派。

    精氣神雖好,可惜用錯了地方啊。

    有一些習氣,真的是應該好好改一改。

    “該殺的人,我都已經殺了,就憑你們,還是留不住我。”

    李牧一掃四周,再看看軍裝老人,坦然地道:“你只需要去查一查,就會知道,我所殺之人,沒有一個不該死,不管是用法律衡量,還是用武道規則衡量長者應該知道,這里所有人的人,加在一起,都不是我的對手,若我真的大開殺戒,華夏武運,百年積淀,就要斷絕于今朝,這樣的情況下,長者還要開戰,以華夏武運為賭注嗎?”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大小单双稳赚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