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954章 緊張

作者:歪寶更新時間:
    


    燕回之前便是在商裕面前偽裝的好,離開勻星島之后商裕也算是對她百般遷就,所以燕回一直覺得自己在商裕心中至少是不同的,只是因為他有個妻子所以才不能接受自己,但燕回也知道外面的男人都是三妻四妾就算是商裕再娶一個自己也沒有問題。

    她一直都在疑惑商裕不接受自己的原因,直到看見了吳衣之后便有了答案,她認定了程嬌娥的身份特殊,也因此商裕才不能迎娶自己。

    眼見鬧了許久,商裕卻一言不發,燕回便更覺得委屈,當下便朝秋婉玉喊道,“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你就是一個趕車的,你憑什么這么和我說話。”

    水其這下更加頭大,燕風也覺得燕回不對,可是他嘴笨根本不知道應該怎么開口,水其心中無奈,盡管燕回在勻星島地位超群,但出了勻星島之后,根本不會有幾人聽過勻星島。

    那邊商裕和吳衣終于起身,好好的休息也因為燕回的緣故變得烏煙瘴氣,秋婉玉臉色算不得好看,但眼中卻滿是嘲諷,根本不曾把燕回放在眼中,盡管她是吳衣的下屬,可見過的世面比燕回多得多,根本看不上這點算不得手段的小手段。

    “好了,出發吧。”

    本以為商裕要為自己說話,但卻只是淡淡的一句出發吧,燕回不可思議的看著商裕,一旁的水其扯了扯她,“回兒,同你哥哥一起騎馬吧。”

    “我不要。”燕回甩開水其的禁錮,徑直朝馬車走去,經過秋婉玉的時候,卻只聽得秋婉玉一句真不要臉。

    “婉玉。”內中傳來吳衣的聲音,秋婉玉笑著閉口不言了,一邊的寧錦只是安靜的注視著這場鬧劇,根本不曾入心。

    另外一邊尹千章等人也出發了。

    西江王宮內。

    這些日子每日西江王都要派人送來賞賜,小婉高興的不得了,每次都要拿著首飾在程嬌娥的頭上比劃,“姑娘,您帶這個最好看了。”

    今日送來的是頂鳳冠,月傾華很照顧程嬌娥的中原人身份,為她準備了在天奕女子出嫁才會戴上的鳳冠。

    “沒想到姑娘是天奕人,怪不得模樣瞧著和我們不一樣,十分的端正呢。”小婉才管不得什么天奕和西江之間的仇恨,和一觸即發的戰事,因為西江內外安和,就算是西江王突然不要打仗了,也無人會說什么,和平也一直都是百姓所求。

    程嬌娥只是笑了笑,這些日子她的腦海中總是會閃過些許片段,莫名的想起之前的往事來了,不那么在意記憶的問題,記憶反倒在不斷恢復,她想起了許多之前和商裕相處的細節,更在腦海中描摹他的模樣,越想就越清晰。

    “姑娘,您怎么又走神了?”小婉覺得程嬌娥的脾氣很好,為人也大方,本來以為程嬌娥只是西江王不知在什么地方碰上的普通女子,但程嬌娥舉手投足卻都透露著貴氣,小婉雖然不知程嬌娥之前是什么人,但料想也是富貴人家出身,否則不會有這么好的氣質。

    但程嬌娥卻總是發呆,眼中的情緒更是悲傷,小婉不知程嬌娥有什么傷心事,也不明白程嬌娥到底為什么傷心、

    “無事。”程嬌娥搖頭,便聽外面宮人來報說是王妃前來祝賀,這些日子葉棠兒總是會明著暗著找自己,話頭所為皆是那塊玉牌。

    小婉很不高興,“這個王妃,之前都不見她來的這么勤,如今這是知道自己失了勢,所以想要拼命的討好姑娘呢,但姑娘一定要小心,這個王妃也不是表面看起來那么單純的。”

    程嬌娥挑眉,看出小婉似乎知道什么,但此時的確不適合詢問,那等待傳話的宮人還站在門前,程嬌娥道,“讓王妃進來吧。”

    葉棠兒是和子溟一起來的,子溟終究和程嬌娥有過一段主仆的情誼,葉棠兒也希冀著程嬌娥能夠因為子溟而更加開恩。

    但程嬌娥也只是淡淡的看了子溟一眼,沉默的讓小婉退下了,小婉不知為什么每次王妃來都讓自己退下,不過小婉也沒有拒絕,此地便是程嬌娥居住的寢殿,她也不認為王妃敢在這里做什么壞事。

    等到小婉離開,程嬌娥仍舊坐在座位上沒有絲毫表示的意思,那邊葉棠兒只得尷尬開口,“夫人,我是來給你送些禮物的。”

    程嬌娥抬眼,卻見子溟手中的托盤內捧著的解釋一些精致的小孩衣服,多半是為了自己肚中的孩子準備的,程嬌娥伸出手下意識的撫摸著小腹,然后笑道,“王妃有心了。”

    “夫人不必客氣,我素來喜歡小孩子,之前便想著做這些東西,但卻沒有機會,如今夫人懷孕,是天大的喜事。”

    這葉棠兒果然兩面三刀,很多臉孔,現在又是一副賢惠的模樣,程嬌娥卻沒有心思和她多說這個,“讓你的婢女放下東西出去吧。”

    子溟咬了咬唇,見葉棠兒點頭,便放下手中的托盤轉身離開了,臨了還幽怨的看了程嬌娥一眼,但程嬌娥依舊無動于衷。

    寢殿內徹底清凈了,程嬌娥這才開口,“說吧,你又來做什么?還是說你想好了那天要離開了,今日是在和我告別。”

    不等程嬌娥反應,葉棠兒撲通一下跪了下來,程嬌娥并非沒見過這陣仗,依舊眉色淡淡,看葉棠兒的神色猶如在看一只猴子。

    “求求夫人了,那塊玉牌對我十分重要。”

    “你且說說你準備用他做什么?”

    葉棠兒道,“其實我南疆國皇族并未全部死絕,我尚且還有一個哥哥如今便被西江王關在監牢之中每日遭受折磨,我只是想把我的哥哥救出來一起走。”

    這個葉棠兒說話真真假假,已經難以分辨到底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的了,但也因為這個緣故,程嬌娥從未真的相信過葉棠兒。

    “你還有一個哥哥活著。”程嬌娥思索,“若我是月傾華,怎么會留下一個可能復國的隱患,若是女子還好,男子豈非是自討苦吃。”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大小单双稳赚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