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41章 愛你的艷澤

作者:拳知音更新時間:
    


    說來說去,到最后,誠如早晨在曹大鵬跟前夸下的海口,三萬塊錢還是楊毅給墊上了,既然墊上,看在潘小蘭婆婆照顧寶丫的情分上,楊毅也沒準備要。

    這就等于楊毅自掏腰包贖回了狗頭金,離開的時候,楊毅與曹大鵬、白福虎可以說是不歡而散的。

    尹昔倫晚上回來以后,尹墨公把詳細經過一說,尹昔倫覺得楊毅言出必行,暗暗點了一個贊。

    事后,尹昔倫挎包里偷偷裝著三萬塊錢去找楊毅,說她老爸尹墨公被楊毅的精神感動了,她是代表她老爸過來退錢的。

    楊毅明知尹墨公狡詐商人的本性,也知道尹墨公不會這么好心,不過,看著尹昔倫撒謊的樣子,他又止不住感激尹昔倫的一片好心。

    楊毅行事向來敞亮,不義之財,哪怕打死他,他也不會拿的。

    見楊毅執意不要,尹昔倫毫無辦法,不過,通過這件事,她更加確定楊毅是個可以依托終身的正人君子,也就更愿意以身相許了。

    其實,真要尹昔倫嫁給楊毅,別說區區三萬塊錢只是換個地方存放,哪怕整個云上閣珠寶行,最后也都是他楊毅的。

    這件事情過去以后,除了尹昔倫不斷給楊毅加分,還有一位美人感動個不停,她就是潘小蘭。

    知道這事以后,潘小蘭除了感動,收獲更多的卻是尷尬。

    丟失的狗頭金是成功追回來了,至于范開寶怎么處置,楊毅因為白白搭上三萬塊錢,就想整治范開寶一下。

    白福虎得了三萬塊錢不假,因為與這個案子有牽連,他是很想銷案的。

    而潘小蘭呢,這天晚上她忽然來找楊毅,說她也想給范開寶銷案。

    原來,范開寶犯事以后,潘小蘭的婆婆三番五次去找潘小蘭,哀求潘小蘭放過范開寶。

    潘小蘭的婆婆懂些文化,她也知道兒子范開寶犯的事可以定性為入室搶劫,真要那樣,判個十年八年都有可能。

    潘小蘭的婆婆越想越害怕,也就越來越睡不著覺,到最后,見到潘小蘭時,差點給潘小蘭跪下了。

    潘小蘭與范開寶雖然已經離婚,可她對婆婆是很尊敬的,當然不能讓婆婆下跪。

    婆婆二兩眼淚一澆,潘小蘭的心也就軟了下來,只是提醒道,銷案的事情沒那么簡單,沒有底實人,花錢也不一定能成。

    婆婆說她會找人想辦法的,找來找去,最后捧著東拼西湊的萬余塊錢找到了白福虎,白福虎拿了錢再一跟曹大鵬合計,嘿,錢成,錢成,所以說,很快就把范開寶放了。

    因為范開寶鬧的這一出破事,楊毅搭上三萬塊錢,白福虎討回賭債,不再找范開寶麻煩了,而范開寶呢,當著曹大鵬的面寫了保證書,保證永遠不再騷擾潘小蘭,這事也就過去了。

    也就是說,楊毅花錢幫潘小蘭買了個她的前夫的免除打擾,作為曾經相愛過的一對同事,這個錢雖然花出去了,楊毅認為也是值得的。

    這件事一張紙掀了過去,欒曉蕓一手導演的這部狗頭金的歸去來,就等于無償送給楊毅一套房子,楊毅知道真相以后決心把房子還給欒曉蕓,這只是一個方面,這時,他對欒曉蕓的深深感激與愛慕,已經超出愛情的范疇,甚至說,他既把欒曉蕓看成愛人,同時又把欒曉蕓看成了一生的朋友,因此,出差之前,迫切的想見欒曉蕓一面,也真就更讓楊毅望眼欲穿。

    這天,楊毅在病房前徘徊時被欒曉蕓看到了。

    “李姨,你到超市幫我買點山竹過來,記住,一定要去大超市。”

    支走了李姨,欒曉蕓接著給楊毅打去一個電話。

    楊毅掏出手機,見是欒曉蕓的號碼,明知欒曉蕓看到他了。

    楊毅猶豫片刻,想不到的臉居然有些發燙,心里還帶著一些莫名其妙的小慌張,可到底,他還是抵擋不住愛情的誘惑,摁了接聽鍵。

    “進來吧,別在外邊轉來轉去,累不累呀。”

    電話那端,欒曉蕓的聲音還是那么充滿吸引,傳輸著的電波,就像一根繩索,讓楊毅乖乖束縛,然后甘心靠近。

    楊毅推開欒曉蕓病房門,走向欒曉蕓,目光與目光撞擊時,絕然打起電光,若不是在病房,肯定少不了一個緊緊的相擁。

    欒曉蕓斂住沖動,遮住了委屈與相思之苦,她努力克制著自己,畢竟,賴家的人說到就到。

    楊毅也是不敢大意,溫存的目光安撫著欒曉蕓,然后移到欒曉蕓的手機上,輕聲問道:“它不是一直在賴貴手里的嗎?”

    事到如今,楊毅還以為欒曉蕓被賴貴控制著。

    可是,這都法制社會了,欒曉蕓能量又是那么大,怎么可能輕易就被控制了呢。

    欒曉蕓稍有困惑,很快她就明白了過來,說道:“那時候我還沒醒,估計公司事務繁忙,打我電話的人多,他才臨時拿過去的。”

    接著,欒曉蕓一個忐忑的追問:“你打我電話了?”

    楊毅說道:“是的,我和方總去你廠里買醬油,打你手機,是想要個優惠價。”

    欒曉蕓壓低嗓門,嘆了口氣,“別多解釋,越描越黑,我知道你怎么想的。”

    “放心,賴貴沒有懷疑。”

    “我不是這個意思。來,過來,坐在我身邊,說幾句話你就走吧,來這里看望我的人多,可別被他們看見。”

    楊毅跨開一大步,順妥妥的坐在床邊,眼望欒曉蕓憔悴的臉龐泛起艷澤,遲疑片刻,他慢慢地伸出了手,不無責備地說道:“你怎么可以這樣虐待自己呢,真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可怎么辦?”

    聆聽著楊毅溫存的嗓音,欒曉蕓的手沒有刻意躲閃,遇到朝思暮想的情郎,她也無力躲閃。

    手心與手心,很快就貼到一起了,柔柔的,暖暖的,吸收與給予,默契的融通,帶動著身體不由自主的俱都顫抖了幾下。

    “我這次來,主要想跟你談談狗頭金的事。尹墨公有個女兒叫尹昔倫,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大街上幫尹昔倫搶回她的手包,所以相互認識了,而你導演的狗頭金那出戲,恰恰她知道,然后告訴了我。她說,那塊狗頭金最多值十萬塊錢。”又聽楊毅說道。

    欒曉蕓卻說:“你別相信她,她又不懂黃金珠寶的行情。”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大小单双稳赚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