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章 國籍、民族精神與哲學問題

作者:就一洋蔥更新時間:
    


    “教授,有人說想見見你。”王辰推開門朝院子里喊道。

    “進來吧。”大方的聲音從里面傳來。

    王辰帶著白皚皚與楊聰來到了院子,見大方正在看資料,王辰道“教授,這兩個小家伙要見你。”

    大方抬頭對著眼前的天才與倔驢掃了兩眼,說“什么事?”

    “小子白皚皚,見過教授,這是我友人楊聰,適才聽聞這位大哥口中,教授乃天降神人,萬古獨一,特來請教。”白皚皚顯得頗有禮貌。

    大方聞言再次抬頭看向了白皚皚,皺眉道“十二歲的人不是這么說話的,想問問題學會怎么說話再來。”

    白皚皚一聽就不樂意了,也不在乎對方怎么知道自己年齡,當即反駁道“我今年正好十歲,不是十二歲,先生怕是眼神不好。”

    然而,這句話在場的楊聰和王辰根本聽不懂,稍后通過虛擬空間的翻譯,王辰才算了解這句話的意思,以及這個語言的出處,這是距離摩星十萬光年外,一處踏入宇宙大時代至少20000年的文明所使用的語言,王辰頓時用震驚的眼光看著白皚皚。

    同時白皚皚也注意到王辰的目光,心中不由驚疑,對方竟然能聽懂?但母親說過這個語言,是十萬光年外的文明語言,這有些不可置信,這人都聽懂了,那對面那個‘被稱為的’聰明人呢?聽不懂的可能性實在不高,但那他臉上為什么半點表情也沒有?過去幾乎所有人在聽到這種遙遠文明的語言時,大都是一臉的鄙視,認為自己在胡說八道,又或者一片茫然,就比如邊上的楊聰,但不管如何,半點表情也沒有的,是從來沒見過的。

    “先生我想請問您,我們為什么在這里?我們從哪里來?又要往哪里去?”白皚皚的三個問題換了三種不同的語言,都是距離人界極其遙遠的文明所使用的語言。

    這一次白皚皚從王辰的眼光中確認了,他真的聽得懂,而且白皚皚還確認了,這個青年似乎十分想從對面這個死人臉口中得知這三個問題的答案,白皚皚有些疑惑,難道對方真能回答這三個問題?

    等白皚皚想再次仔細觀察大方時,大方說話了,語氣平緩,不緊不慢。

    “懂得語言數量的多寡,并不能代表一個人的聰慧程度,每一個十二歲的人界孩子,能使用的語言數量都比你要多,而且要多很多。”

    聽到這句話,白皚皚第一個就是不信,但他隨即卻信了,這一定時借助了什么外力,就好比現在“科技”這個詞,在靈界漸漸流傳的越來越廣,因為所謂的科技能讓普通人做到以前根本做不到的事,了解以前根本不了解的知識。當然這類行為顯然挑戰了靈界超凡者的權威,所以在部分刻板的地區有著嚴苛的壓制與禁止,但即便手段血腥,卻還是屢禁不絕。

    年幼聰慧的白皚皚,曾思考過這個問題的原因,卻總是無法真正找到根源,直到從母親那里借鑒來一種叫“進化論”的觀點,讓他茅塞頓開,尋求“知識”是人類或者說“生命”的兩種最根本的**,“生存”與“繁衍”的直接衍生物!更多得知識就能夠對生存與繁衍產生更直接的正面作用!這才是屢禁不止的真正的原因!

    只有那些不愁溫飽、毫無危機意識的披著一張人皮的動物,才會對知識與智慧,尤其是他人的知識與智慧不屑一顧!想通這點的白皚皚,一時間對自己舉世皆蠢的論調,更為認同。

    而人類四城的科技就是十分發達的,想到這里的白皚皚突然產生了一個疑問,自己母親真的是因為,對自己教無可教才離去的么?

    白皚皚腦海中的念頭很多,但花費的時間少的驚人,此刻大方繼續道“我是個有國籍與民族的人界人類,我的國籍與民族一直代表著一種精神,在我的國家曾有多位偉人稱之為‘實事求是’,也就是務實精神。我的務實精神告訴我,盡量少思考愚蠢的問題,才是最實事求是的。有人曾說過,人類永恒的愚蠢,是把莫名奇妙的擔憂等同于智慧超群。在我看來,你那三個問題,對你來說都還屬于莫名其妙的思考方向,思考問題的前提是你需要有相應的視界,不然都屬于杞人憂天,對這類問題我一直不屑于浪費時間。”

    “不過,我現在是這個學府的老師,而你又是這個學府的學生,所以我可以選擇性回答你的第一個問題,我們為什么在這里。”

    “在人界人類的母星時代,社會活動十分繁榮,人類制造了十分多的東西,有些甚至能長時間存在,比如塑料,在母星災難之后人類社會已經衰亡,曾無時無刻不自詡‘天命在我’的人類,不得不背井離鄉,但他們剩下的塑料,卻還繁榮昌盛著,經久不衰。”

    一邊說大方一邊用食指輕輕敲了下桌面,突然一種如幻似真的立體畫面出現在院子的上空,那是無數的塑料袋、塑料包裝和塑料制品,在畫面中無數人類的日常生活中,似乎已經離不開這些,超大數量的塑料了。

    “所以通過這個角度來思考的話,問題就變得很簡單了。”

    “我們為什么在這里?”

    復述這個問題后大方笑了笑,而其他三人都不明所以,大方笑道“那或許是,我們腳下的星球……”

    “它需要塑料了?”

    王辰聽得冷嗖嗖,大方則笑容滿面,白皚皚有些不解畢竟他沒經歷過,楊聰更是一頭霧水只是震驚與畫面的真實,而一旁拿著大黑的**,也呆呆的看著那些有趣的畫面。

    嗒!

    大方又用食指輕點一下桌面,空中的畫面全部消失不見,他看了看正在思考或者說,正在思考如何反駁與刁難的白皚皚,道“或許你覺得你很聰明?但是在我眼里,你和你邊上這個笨蛋小子沒有什么區別,不過都是未成年兒童罷了。”

    白皚皚看著泛起笑容的死人臉,然后眼睛微瞇,沒有立刻說話,邊上的楊聰倒不干了,大聲道“你胡說,皚皚很聰明的,他是我見過的最聰明、最善良的人。”

    大方看向倔驢,問“哦?那你說說,他在什么地方表現的很聰明了?”

    楊聰更是不服氣,道“他教會了我四個漢字,一共只花了小半天時間,而我爺爺教我三百個漢字,花了7年。”

    大方看著楊聰的神色,眨了兩下眼睛,然后道“看來我要重新評估一下你的愚笨程度。”

    隨即他又沖眼睛越瞇越小的白皚皚,笑道“怎么?覺得我在嘲笑侮辱你的朋友,所以很憤怒?那么你自己心里想想,我這是在侮辱么?”

    聽完這話的白皚皚,神色一滯,好吧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小伙伴,真的非常笨。

    “你可以說我笨,這是事實,但你不能說他不聰明!皚皚是絕頂聰明的天才!”楊聰大聲抗議道。

    王辰用驚異的目光看著這個對自己的蠢笨承認的如此直截了當的少年,一時間倒是有了些欣賞。

    “哈哈哈”大方朗聲笑道。

    “在你看來他的絕頂聰明,就是花了小半天教會了你四個漢字?如果按照這個說法的話,我完全可以在幾分鐘內讓你認識,你一輩子也學不完的漢字,那我豈不是成了整個宇宙中最聰明的人了?”大方笑得很開心。

    “我不信!”楊聰的回答十分直接了當。

    白皚皚瞧了瞧邊上的楊聰,轉念一想隨即說道“我也不信,你能在不對他造成傷害的情況下,幾分鐘就讓人學會一輩子學不完的漢字?”

    楊聰是真的不信,但白皚皚卻徘徊在信與不信之間,但出于對朋友未來的考量,他直接出言激將,如果真能學會漢字,那么對楊聰以后上學時非常大的幫助,以白皚皚自己的分析,漢字必然會成為人類文明甚至是外星文明最重要的語言之一。

    大方看了看白皚皚的眼神,跟真的不信幾乎一模一樣,但他自己似乎沒意識到,他現在表現出來的“不相信”,和邊上楊聰的表情完全一致。

    “過來,走近點。”大方對楊聰招招手。

    楊聰看向了邊上的白皚皚,見自己的小伙伴連連點頭示意,于是懷揣著對白皚皚的信任,楊聰走到了大方身前。

    “我是靈界白氏嫡子,你要是傷了他,我絕不會善罷甘休的。”出于對朋友的擔憂,白皚皚有些緊張地出了自己不愿提的家庭背景。

    王辰笑了起來,再聰明也還不過是個孩子而已。

    大方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半個指甲大的晶片,薄薄的似乎還很柔軟,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下,他將晶片貼在了楊聰的后頸上。

    只見下一刻

    那晶片如同食鹽遇水般快速融化,然后滲入了楊聰的皮膚之中。

    這一刻,楊聰似乎得到了真正的進化。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大小单双稳赚10